第一章当归来不是归来(32/168)

梦儿展颜一笑,流露出强大的自信,无与伦比的魅力竟然使得周围的环境也受到了她的感染,连原本一片灰暗的异时空仿佛也被披上了一件透明的白纱衣,显得明亮生动起来。「爷,你忘了梦儿现在已经和哈狄星球的飞船融合为一,还怕找不到回去的路吗?」我这才想起梦儿现在的能力可谓远远的超越了过去的我,既然连我都可以到这么远的异时空来,那能力更强的梦儿要找到回去的路当然更是没有问题,当下含笑点头。「好吧,那就让梦儿来做导游吧,我也想好好体会一下时空旅行的乐趣呢。」这时候我还不知道即将来临的是什么样的厄运。当自信满满的梦儿拉着我一连穿行了数百个异时空后,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徘徊在天堂和地狱之间的感觉。一次次从希望的高峰跌落到失望的低谷,我觉得自己已经快接近崩溃的边缘了。真是欲哭无泪啊,怎么会想得到像我这样的天才竟然会造出梦儿这么一个白痴,不,是比白痴更糟糕的路痴。每当我以为回到家的时候,就被梦儿尴尬的一句:「啊,好像又搞错了?」给彻底粉碎了希望。我都有些怀疑她到底是不是我的精神衍生物了,至少我好像没有迷路的习惯啊。不过接近崩溃边缘就意味着还没有彻底崩溃,强忍着要爆发的愤怒,使得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量显得不那么疯狂,我柔声说道:「梦儿,你知道回去的路了没有?」梦儿胆怯的看了我一眼,破天荒的不好意思起来。「对不起爷,这里的时空实在是太多了,没有参照物,梦儿也不知道原来的空间在哪里。不过不用担心,多试几次一定可以的。」我心中发出一声哀嚎,不过梦儿提到参照物却让我灵机一动。「那梦儿,你可不可以确定从圣剑上取下来的六颗宝石的方位。」「可能可以吧,不过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可能已经消失了也说不定。」话虽这么说,梦儿还是凝聚精神探测起来。哪知道竟然真的给她找到了一颗,梦儿整个人都变得兴奋起来。「耶,找到了,爷,我们可以回去了。」梦儿一脸高兴的向我邀功,当然我也不会吝啬的了,当下就奖励了她一个吻,呵呵。用能量保护住我后,梦儿轻声的询问,「爷,准备好了吗,我们要回去了。」我勒新闻资讯,本来这些话该是我对梦儿说才对新闻资讯,可谁叫我现在功力全失新闻资讯,苦命啊,又得重新修过。不过想到梦儿毕竟是我创造出来的,而且虽然调皮了一点,可对我的吩咐还是不敢有半点违背,甚至还千方百计小心翼翼的讨好我,我心中仅有的一点不快也就释然了。点了点头,示意梦儿可以开始了,老实说梦儿现在的能力真的是很强,就算是全盛时期的我也根本比不了,数百个时空只是眼睛一眨就被穿越了。看了一眼周围的墙壁,我终于确定自己又回到风之大陆了,心中泛起一阵久别重逢的感觉,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把风之大陆看成自己的家了,离开她的时候心中还有点失落落的,就好像我离开地球刚到这里一样,同时也想到如果梦儿不是那么路痴的话,下次倒是可以考虑让她带我回地球去看看,呵呵。重回异界这个第二故乡,怎么也该庆祝一下,「梦儿过来。」我一脸严肃的说道。听到我叫她过来,梦儿毫不迟疑的走了过来。「啪」,我重重的一巴掌打在了她的屁股上,由于我的坚持她一直没有穿上衣服。「啊!」忽然受袭的梦儿一脸委屈和不解的看着我。「这是惩罚你刚才的失误,怎么,你有意见吗?」我摆出一副主人的面孔,神色也变得冷厉起来。梦儿连忙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为什么,功力全失之后心里莫名其妙的有着想发泄的冲动,控制力也明显下降了,一直被压抑的欲望明显抬头,本来只是想和梦儿开个玩笑,可一掌下去,心里某个原本封闭着的领域仿佛打开了一个缺口般,一股从未有过狠狠凌虐面前女子的念头涌上了脑际,梦儿示弱的举动落在我眼里更像催化剂一般,助长了熊熊燃烧的欲火。就在我举起手准备再次打下去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虽然功力几乎尽失,但敏锐的感观仍在,收回准备和梦儿第二次亲密接触的右手, 河北快3走势图我笑着将目光投向门口。随着第一道纤细的人影在门口闪现出来, 河北快3开奖网一个语调并不显得如何冷酷但却充满了威严和压迫感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什么人胆敢擅闯神殿?」就在倚红镇, 河北快3开奖网站风流试剑时虽然没有发出什么大的声响, 河北快3开奖结果查询可惊天动地的气势还是马上就惊动了在训练的死神特工们,经过不断的在生死边缘对抗,他们变得对这些东西特别敏感,常人只是略有所觉,即使察觉了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对他们而言却是意义重大。马上他们就判断出了那气势的强大,竟是前所未见,但其中却又透露出一丝熟悉,这让他们结束了训练,迅速的往气势发源的地带奔去。当然阿瑞斯这样的高手反应就更快一步了,可当众人赶到现场时,除了一座长达几百丈的巨大石块化成了粉末外,竟是一无所见。仔细搜索之下才发现不远处的一条小河几乎被烤干了,露出了一块块黑褐色的河床,积水的地方甚至还有烤的半熟的鱼在那一起一伏。风流不在,众人自然把目光投向了拥有最强战力的阿瑞斯,好似一把出鞘的宝剑一般,阿瑞斯全身散发出惊人的杀气,六识提升到了最高的境界,探察着周围的一切,良久他凝重的表情渐渐松弛下来,不为人所觉的笑了笑说道:「是老大做的,这里也只有他有这样强的力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失踪了。」听到风流失踪的消息,死神特工们都不由露出了一副松了一口气的神态,在风流创立的严格竞争制度之下,死神特工们每天都要接受地狱式的残酷训练,但这一切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如果你被人抢走学员证的话,都必须在风流那比地狱还要恐怖的攻击中捱过半个小时。在无数次被抬着离开赛场之后,死神特工们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风流大人的补课绝对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而如今风流却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他们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可惜这个美梦很快就被阿瑞斯接下来的话给粉碎了。「老大不在的时候,为了不让你们偷懒,就由我负责补习。」「啊……」死神特工们一个个嘴张大成了o字型,接着刚刚被风流蹂躏过的地方就爆发出了一阵比杀猪还惨的叫声。「天啊。」「身为死神特工,第一就是要时刻保持冷静,你们违反了老大定的规则,所以我决定现在就对你们进行补习。」阿瑞斯冷冷的说道。「啊……」这次是真正的惨叫了。沉睡许久,新闻资讯冰儿终于醒了过来,一睁眼她就看到六双圆溜溜的眼珠正围着她打转。「我这是在哪,我怎么会忽然睡着了。」冰儿略带疑惑的问道。一向心直口快的如月,如竹筒倒豆子一般抢着说道:「冰姊姊,我们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公子抱着你,然后你就晕过去了,公子说你是累了,只要睡够了就没事了。冰姊姊,你怎么会和公子在一起的,他又怎么会那样抱着你呢。是不是大人都喜欢这样啊?」想到当时旖旎的风光,如月和其他几个丫头脸上不由红了起来,而当事人冰儿自己当然更是羞的脸孔通红,连话都几乎说不出来。终于冰儿咬了咬牙大声说道:「因为,因为我和你们一样,都是爷的女奴。」在冰儿说完之后,房里一下子就静了下来。虽然早已料到冰儿和风流有关系,可几个丫头还是没有想到冰儿竟会亲口承认是风流的女奴,不由显得惊讶万分。终于还是丹儿出来打破尴尬。「那姊姊您是不是已经和公子他那个了。」一听丹儿这么说,其他几个丫头也兴奋起来,纷纷提出问题。「和公子那个是不是很舒服啊。」「姊姊你是不是很喜欢公子啊,要不怎么会那么羞耻的事情都肯做呢?」于是豁出去了的冰儿和六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怀春少女之间,就展开了一场关于风流的大讨论。所谓三个女人一场戏,何况这次是七个女人,于是连风流平时喜欢用什么牌子的牙膏,穿什么颜色的内裤都被挖了出来,以至于许久以后某人还很奇怪,为什么自己的隐私都成了近乎公开的秘密呢。随着喝问声的传来,一小队穿着盔甲的士兵跑了进来,赤裸着身子的梦儿不由呆住了,一时间竟然忘了穿上衣服,将自己无限美好的身段暴露在这群士兵的眼中。虽然没有料到这个情况,不过我还是很快就看出了虽然穿着盔甲,可这一小队士兵却都是女子,而且盔甲下的身材也绝对是上等货色。一个淫邪至极的念头忽然闪过了我的脑海,其实我的意念主要由三部分组成,一部分是我自己原来的经验和意识,第二部分是生物脑里面记载的知识,而第三部分则是来自于老卡尔的。不过由于我自身力量也是极其强大,因此在我接收老卡尔的意识的时候,他的欲念基本上都被我压制了下来,对我并没有什么影响。因此我可以说只是接收了他的经验和智慧,却没有受到他的恶习影响,要不现在风之大陆上已经多了一个独脚大盗了。可这次我由于吸纳了过多的能量,虽然使得梦儿摆脱了精神体的限制,但我自己却是几乎功力全失,控制力也大大减退,失去了障碍阻挠的欲念立刻像星火燎原一般蓬蓬勃勃地燃烧了起来。而老卡尔,他根本是一个超级大淫贼,只不过他从来没有失过手罢了,大家只知道他盗术绝顶,却不知道他在另一方面的能力甚至比他的盗术还要高明。因此大家就可以想象我现在的情况了,一个本来就不愿循规蹈矩、显得有些叛逆的浪子般人物和一个邪恶的灵魂融合在一起,那种变化虽然是纯粹意识层面上的,但却比我以往的任何一次遭遇都要来得更离奇,可以说现在我已经不完全是原来的那个我了。当然由于我已经和老卡尔的意识完全融合为一,并不存在谁控制谁的问题,要不然我恐怕现在已经陷入精神分裂了。狡诈的一笑之后我佯作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地方?」其实光看她们盔甲上的圆月亮我就知道自己到底来到哪里了。月之大陆,魔幻世界四块大陆中最神秘的大陆,全民信仰月之女神,认为月亮是万物能量的源泉,是天地间最高的存在,这一点和其他大陆截然不同。而这个大陆上最神秘也是最神圣的就是月之神殿,据说神殿内部只有女性可以进入,所以神殿的士兵都是女性,再加上吸引我们到这里来的能量石,我已经基本确定这就是月之神殿了。「这里是月之神殿,你竟然敢闯入这里,难道不想活了吗?」领头的女兵大声的质问。我不由仰天长笑起来。「别说区区月之神殿,就算是轮回殿,少爷还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一边游目四顾,果然发现祭台上就供着月之神石,其实就是吸收光明能量的那块能量石。由于能量石内含有大量的神圣能量,因此被这片大陆的人当作神石给供奉了起来。我随意的迈出一步,将圆圆的神石取到了手上。「啊,别碰神石,快把你的脏手拿开。」女兵急得大叫,想冲过来却过不了梦儿的能量护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把神石拿到手中把玩,却毫无办法。「这就是月之神石吗?很好很好。」我抬起头对梦儿说道:「梦儿你过来。」察觉到我心意的梦儿乖乖的走过来在我面前趴了下来。由于梦儿是衍生于我的精神体,因此她并不像冰儿那样受到太多的条条框框限制,对于如此羞人的姿势也是毫不犹豫就接受了下来。就在女兵们惊讶的目光中,我缓缓的伸出手把她们心中神圣的月之神石塞入了梦儿的小穴。下体骤然被塞入异物,梦儿不由轻声呻吟了一声,而女兵们更是被我的举动吓傻了,呆呆的看着我,其实就算是她们想阻止也是不能够,因为她们根本就不能穿过梦儿布下的能量罩。冷冷的一笑,我也把身上的儒衫除去,女兵们的视线顿时被我精壮完美的身材和胯下的庞然巨物给吸引住了,再也移动不了分毫。就在她们发呆的时候,我轻轻的搂住梦儿的纤腰,将分身插入了她的菊花穴。一种极度舒适的感觉从分身上传来,我也不再保留。在我强力的攻击下梦儿不禁咿咿呀呀的大声呻吟起来,纯洁若天使的脸上满是媚态,欺霜赛雪的香臀也轻轻的旋了起来。这时大殿里的变故早已惊动了整个神殿,大量的人开始涌进神殿,连神殿的大祭司也来了。虽然用轻纱蒙住了脸,不过更给人一种月亮般朦胧的美感,令人情不自禁生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无耻淫贼,还不快住手。」美丽的音符就像珠子滚落玉盘,又像泉水流过山涧般发出叮叮咚咚清脆的声响,这都不是一个普通人可以抵挡得了的,但可惜我却不是普通人。虽然下面攻击的更加猛烈,我的神志却慢慢进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清明状态,四周的变化与自身的状况一滴不漏的反射进大脑并被分析出来,三种意识第一次如此的合作无间,令我欣喜无比。哼,大祭司是吗,等会儿我的雄伟进入你那发出仙音妙语的小口时,不知道你的呻吟是否也一样动人呢?不过到时候我一定会让你欲仙欲死,乖乖的永远臣服在我胯下。由于认为月之女神是讨厌男人的,因此神殿内从祭祀到负责保卫的士兵都是女性,而且都是在十八岁到二十八岁之间,这些人都是发誓将终生献给神殿的人,一辈子都不可以结婚,而且还必须保持处子之身,否则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而到了二十八岁就可以从神殿退休,进入神殿举办的学校当老师,或是在世俗中宣扬神教的教义。这些人都是自幼就被送入了神殿的预备学校学习,长到十八岁如果通过了考核就可以进入神殿成为祭祀或是士兵。而神殿本身也是在月之大陆第一高山上,来朝拜的人到山下就会被神殿的三千卫队给拦住,根本就上不了山,因此基本上这些人都不会和外界有接触。从冰儿那获得的消息迅速的闪过我的脑际,我要彻底征服她们,这个念头忽然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连我自己也被吓了一跳,但随之就被这个充满了挑战性的念头,激发出了更强的欲望。

  排列3 20085期

,,福建快3
posted @ 20-06-04 03:26 作者:admin  阅读:

Powered by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